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黑暗岛

DALU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蝉鸣五月  

2014-06-04 00:19:3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蝉鸣五月 - DALU - 黑暗岛

 

 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

 

    我们见面的第二天,乔斯就取道南宁飞北京,返回欧洲了。

我们见面也就一个来小时,但是这个欧洲人,却给我很深印象。

    乔斯全名乔斯.德.布洛克。凌洁有时叫他“乔斯”,好像很多时候也称他“洛克”,无论怎么叫,都透出中国女子对先生的亲昵。这个漂洋过海去了欧洲的女子,二十多年前我们偶尔开会见一面的时候,我只知道她写小说,银行职员,就是北海常见的那种girl二十多年了,大家彼此已经青春不再,但是乔斯还是叫她“格儿”,这就显得有些珍贵了。

   都说女人不老,爱情也不老。

   其实那是错了。

   如果情是牵系女性终身不变的信物,那么她的漂洋过海,纵令背井离乡,去国万里,寻寻觅觅,终了把自己安顿在情爱里,又是很值的了。

   乔斯并不像我们看西方人那般高大,但是他握着我的手,却沉沉有力。

   他真的有力。他的沉沉一握,对他而言,习惯而自然,我的手也许过于绵软,却有些不禁。那份沉,我想应该是诚。

   世间万种职业中,只有政治家的握手蜻蜓点水。他们和普通百姓不同,握手止是礼仪,不必表达感情。

   这是一个我看不透的欧洲人。

   乔斯一个人捣腾一个广播电台,从台长到播音员,全方位角色,悠哉游哉,捣腾了好多年,竟然只是一个人。电台这种活我干过,编辑、采访、审读、录音、播音,中华大国,一个县级广播电台,人员都多到层层叠叠,遑论地区级,省级,中央级。

但是他就是一个人干了,这一点,中国人就永远无法读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

 

 

乔斯回去没几天,我看到一条新闻:叙利亚宣布大选,而且开设了海外投票站。

因为战乱,叙利亚有几百万难民,流徙在国外。

大选不能不顾及这些人。国家硬是把流亡国外的难民参与大选投票,当成国家大选一个重要指标。

看到这条新闻,我又想到乔斯。

怪不得他那般严肃认真,硬是把他的“格儿”暂时丢在中国赶回去。

我们见面的时候,乔斯说,他很快回去了,回去就是参加大选。

他说的时候一脸虔诚,一脸认真。

我甚至说了,你也就是一票,来一趟中国不容易,怎么就不可以请个朋友,或者家人,按照你的意思,填写一张选票,代投呢?

乔斯说:NO

他就他的这一票,虽然普通,虽然微不足道,但是重要。

在欧洲,比利时仍然是小国,国内的民族矛盾也是有的。他不希望他的国家分裂了。他说这些的时候,忧心忡忡,并不像某些一说起国家,便一脸爱国热忱、唾沫四溅、骂骂咧咧的壮汉。

他只是对这一票有一种顶级的虔诚,一种至高无上的责任感。

这个白胡子疏朗的欧洲人,仅仅因为这一点,就赢得了我的尊重。

他现在不做电台了,一个客座教授,一个心理学研究者。

他们夫妇回国的消息,一直没有告诉太多人。

凌洁去国日久,家人父母是需要伴陪的。

所以他们只陪家人,不会朋友,我们的见面连吃饭这个程序也免了,就一杯咖啡,异国乡情,天上地下,散漫而有趣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

 

凌洁的英语现在能够对付翻译了。

知道凌洁的先生明天不远万里,赶回去参加大选投票,我有些羡慕他。

我让她把我的话翻译给乔斯。

我说,我活到现在,曾经领到过粮票、布票、棉花票、肥皂票、油票、肉票……我不知道凌洁能不能把这些准确翻译过去。

我说:乔斯对国家的认真负责值得我学习。如果将来,谁肯发给我一张选票的话,哪怕人在南极,有这个榜样在,我无论如何都会赶回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3


 

我对我们国家的民主进程持乐观态度。

因为我们领导人已然承诺依宪治国了。想来我肯定能等到那一天,即令我在选票上填上阿猫阿狗的名字,投进票箱中去,那也算是我一生中可以乐道一回的真实意愿反映。

虽然有人对此仍然持怀疑态度。但是这一点,我深信不疑。

因为中国,已经没有人不喜欢民主了。

人民喜欢,领导提倡,一拍即合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4

 

昨天见到一位农民。

他们那里正在进行村长大选。

他有些不满意,说,假的。

他的理由是:一个村子,分成了两拨人,一拨是积极支持强拆的;另一拨是反对强拆的。支持强拆的那部分,分得了选票,反对强拆的那部分,好像冷落在那里,没有选出一个村民代表。很多人干脆不参加了。

那位农民现在也会微博了。

他不参会,却发了张选举的照片,并且附上文字。

他批评道:在场监督的全是镇里区里领导,除了被“选”的人点票之外,没有一个村民在现场观看,监督。

他置疑了: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基层民主选举?

微博一出,相应的花絮就来了。

领导不满意,来电话查问:究竟是谁把照片给了他?!

电话层层查下来,终于查到微博作者那里。

他一句话就顶了回去:民主选举不是公开进行的么?不就是公布一张照片,你们害怕什么?难道其中真的有猫腻不成?

一句话堵死了诘问追查者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5

 

我不知道说什么。

我说,哪怕是假的,你们好歹还逮着机会参加,我可是一次没参加过。

我又说:你别太性急。

要相信公民的觉悟。

我和他说到乔斯

乔斯已经走了一星期,他的国家大选应该结束了。

坦率说,我从来不关注选举,因为它仿佛离我一世纪。所以你无论来真的假的,和我都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
只是有一回例外。

我在广东的时候,一个县长花钱买票,竞选县长。和西方虚伪的民选不同,他们候选人是公开跳出来,给阿叔阿姐们打拱作揖:请把你那一票投给我吧;中国不鼓励竞选,花钱买票也不成,如果发见你偷偷摸摸花钱买票了,我们这里叫贿选。贿选有贿选罪侍候。县长原来的乌纱帽是组织部长,那一次贿选是成功的,人代会鼓掌通过之后,他立即发表热情洋溢的就职演说。

可惜,后来有人告发了他。

结果就是,他做县长刚刚满月,就被人撸了下去。

不仅撸下去,还吃了官司,贿选罪名成立,蹲了三四年大狱。

偷鸡不得反蚀一把米。等到刑满释放,连原先的乌纱也彻底弄丢了。

可惜乔斯已经离开中国,不然,我会和他说这个故事。

我会告诉他这个东方故事出人意外的尾巴——

故事梗概是:县长满月,去职,领刑,当了四十天县长,坐了1000多天牢。

这个故事长出一个好玩的尾巴:刑满释放那一天,前县长走出监狱大门,他没见任何人,而是一口气跑到老祖宗坟头,纳头便拜,泣曰:祖宗啊,子孙不孝,对不住啊。

之所以有这一回例外,是因为我把它当成一个病例来研究。

反正我不是专职医士,研究一回,已经足够了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4.6.4

 

 

 

    附记:

 

   凌洁告诉我,乔斯回国参加完大选投票后,一直守候在父亲身边。

   乔斯父亲高龄了。

   西方人不讲究孝。但是守候比这更重要。

   好样的乔斯,不仅爱国,还爱父母。

   比我的“三热爱”还标准一点。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