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黑暗岛

DALU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看“死磕”  

2014-06-01 01:04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0

 

    最近说“死磕”的人很多,业内说,业外也说。

    你说,他说。我就是聆听别人怎么说。

    听着听着,忍不住也想来说说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到处都有百灵鸟的放歌,有时候甚至于有一点莺歌燕舞的味道。

    说“死磕”,自然得说一群“死磕”律师。

    我最近没有官司要打,用不着亲近律师;看到一小抔把一群律师往死里踩的人的近似胡说,

我觉得我有必要说说。

    我站在门外随便说说,腰不疼,你也权且听着,不顺耳,那就当着胡说八道好了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

 

    一位小兄弟最近加盟一份新职,需要到法官学校培训。

    临行前,我们见了面。

即使是一个满腹经纶的年轻人,有一天要拎着法槌上法庭了。我猜想那种心境,可能和少女准备做新娘的情境差不多。因为是第一回。

可惜我做法官的朋友少,连一点哪怕间接的经验也不曾有。

朋友问及种种,我那点好为人师的积习又难改,又是一通胡说了。

朋友说:将来做法官,我应该从哪里入手呢?

我于是一通胡说:我想,法官最优秀的品质,应该是擅于聆听。

先听公诉先生说,后听辩护人说。

如果进场之前脑瓜一片浆糊,那么听的结果,条理就清晰起来了。

无论是你说,他说,不光两片嘴,还有证据,法庭讲究的是这个。听了,看了,愈是透彻,愈是明白。法官如果不让人送“红薯”,聆听是功夫。

越是不冬烘的法官,越是善于聆听的。

当然,光聆听还不行,还得有主心骨。

主心骨是什么呢?那就是至高无上的法律了。

如果你不忠诚于法律,那么做法官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。

不如改行,看大门,捡垃圾,随便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

 

我曾经看过一场模拟的法庭庭审。

导演是一位年轻律师。他们模拟的是西式法庭,很有点像一群中国年轻人,系上围裙,操刀上阵,学做西餐一样。

旁听需要一些耐心的,有时候,还有种种限制。

因为是模拟的,我也就属于模拟看客,这样一来,倒轻松愉快了。

给我印象最深的,莫过于美式法官,那份轻松和惬意。

他几乎可以是翘着二郎腿的(法官不可以这般,我只是找不到容形他悠闲程度的辞),他只是听。

任凭你检察官、辩护人在民决团面前如何巧舌如簧、唇枪舌剑,如何用耐心、智慧,再佐以证据,影响这个由十二人组成的可以确定案件判决的民决团。法庭有点乱,你说你的,我说我的,你慷慨激昂,我义正辞严,完全不像中国法庭上的呆板机械,那里只有严肃的先生和规矩的学生,秩序需要井然。

法庭上,模拟法官还兼着导演,程序走样的时候,他会像导演一样喝一声:停!

停了之后按规矩重来。一丝不苟,却玩儿似的。

如果西式法庭都如此,我想一个木瓜脑袋也可以胜任法官。

等到你们都说完了,说尽了,这回该轮到法官说了吧?

还不行。民决团还要集中到一个特制的房间里,进入漫长而热烈的讨论。因为,民决团的最终意见,决定着案件的最后判决。

我一直旁听到落幕,想,法官算什么呢?裁判?组织者?裁决一切的上帝,都是,都像,又都不是,都不像。

如果说,法官可以像高高在上,扮演对正义与邪恶裁判的上帝。

那么现在,上帝几乎可以做甩手掌柜的啊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3

 

总之,我的胡说八道符合外行指导内行的一切特征。

朋友听完这些就笑,说,继续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4

 

    离题了,还是回到“死磕”上来。

一群敢于较真、胸怀大义的人,敢于在法庭上挑战潜规则,挑战司法贪腐毒瘤——勾兑庭戏——的人,有一天被人称为“死磕”了。

“死磕”没有什么不可以,可以的,只要你还在法治法律框架内,依律寸土不让,你受雇于人,你惮精竭虑,是职业决定了你必须如此,理当如此。

你豁边了,你给你讨厌的官人送“红薯”,撒钱,你甚至静坐、绝食,有那么一点行为艺术的味道,只要不是律令禁止的,也可以。

“死磕”律师们令人瞠目结舌的行为,都奔向维护私权这一终极目标,也是可以的。

穷尽一切手段,为着同一目的,只要在法律允许范围内,《宪法》在那里规定着的,想来应该可以,除非你说《宪法》一纸空文。

只需要在法庭上耐心、冷静、智慧,就可以做到的事情,何以需要到法庭之外来解决,需要法庭之外的影响,看似简单,其实研究起来,意味更深长。

我们下面来说它。

  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5

 

 

    我也关注杨金柱与陈有西的论争,但是决不发言。看客不是裁决者。

    他们吵翻了天,我乐于看热闹;我不论是非,只看热闹。

事实上,这场法律之外的讨论,更容易让人看到论争者身上的学养、品格、倾向。在外行看来,只要你站在法庭上,向一切勾兑、司法贪腐、不公抗争,只要你如此,你是怒目圆睁,还是绵密不露,你不妥协,不献媚,不折腰,等等,等等。

你就是“死磕”了。

某些争论在外人看来无益,譬如北海四律师“伪证案”,谁第一个站在排头兵的位置上,重要吗?

我们只需要看一点就够了。

陈有西虽然远离北海案,但是在幕后,他所做的工作,我们仍然看得见。

“死磕”的,不仅仅是站法庭上的几个辩护律师,站在幕后的一切人,甚而至于连向律师团捐出十元钱的孩子,所有这些,都是“死磕”。

杨金柱论断“死磕磕出一片法治新天地”,恐怕非如此,不足以撼动太难改变的现实。

至于分道扬镳,南辕北辙,“绥靖”,也没有什么不可以。

“死磕”,不是铁板一块。

任何一个团体或团伙,分化组合,寻常而又寻常。

我们需要的是,透过纷繁的世相,一眼看到本质就够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6

 

    有缺点的战士终究是战士,完美的苍蝇不过是苍蝇。

    我就这样来解读“死磕”律师的。

 我在《千面北海》中讲述“三千万和三百万”一类的法治故事,当它层层叠叠,堆堆垛垛,在九洲大地上串联成一气的时候,那就需要有人来搅动这一潭死水。往前追溯二三十年,正是这样的气候和土壤,催生了“死磕”这棵秧苗。

在这般气候和土壤中生长的秧苗,你有什么理由要求它非得百分之百地纯净?

“死磕”需要批评,甚至需要校正,但是这一切,都必须是促成它的生长和完美,而不是骂杀或封杀。

 封杀“死磕”,就是封堵中国迈向“法治中国”的道路,无论你假以任何革命的口号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7

 

因为喜欢完美,所以我保留对“死磕”的批评;我甚至希望有一天,它退出庄严肃穆的法庭。

虽然那一天漫长而遥远,但是我们必须耐着性子等待。

我敬重那些忘生舍死、大义凛然的“死磕”勇士,他们甚至不惜钻进“寻衅滋事”,“煽颠”口袋中去,九死不悔,义无反顾;我也留心那种拼命往脑门贴上“死磕”标签的人,因为他们不是铁板一块。

说完这些,好像意犹未尽。

今天就是明天的历史,好在我们不需要多的时日就可以证明。

即令就是引领当今话语霸权的恶人,其实人人心里也明白——

封杀一个人是容易的,封杀一群人思想,无论如何卖力,最终的结果只能是白搭,无效。

无论你信不信,结果就在不远的前面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